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資訊 > 天命神醫陳北陳蓉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命神醫陳北陳蓉無彈窗免費閱讀

2019-12-13 14:44:07   編輯:妙菡
  • 天命神醫 天命神醫

    清河灣,地勢偏僻,窮山惡水,盡出刁民。陳北漸漸有了意識,耳邊響起女人嗚嗚啼啼的哭聲,緩緩地睜開眼睛,卻看到哭成淚人兒似的老媽。“呀,小北,你總算是醒了啊。”老媽秦明蘭看到兒子醒了過來,當即抹了一下眼淚...

    秋天的竹筍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天命神醫》 小說介紹

清河灣,地勢偏僻,窮山惡水,盡出刁民。陳北漸漸有了意識,耳邊響起女人嗚嗚啼啼的哭聲,緩緩地睜開眼睛,卻看到哭成淚人兒似的老媽。“呀,小北,你總算是醒了啊。”老媽秦明蘭看到兒子醒了過來,當即抹了一下眼淚,驚喜地呼叫起來。陳北眼神有些癡呆,怔怔地看著母親,恍惚間,覺得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媽突然間變得有些陌生起來。

《天命神醫》小說主角名為陳北陳蓉,由秋天的竹筍編寫的都市小說,目前已完結。全文講述了清河灣,地勢偏僻,窮山惡水,盡出刁民。陳北漸漸有了意識,耳邊響起女人嗚嗚啼啼的哭聲,緩緩地睜開眼睛,卻看到哭成淚人兒似的老媽。“呀,小北,你總算是醒了啊。”老媽秦明蘭看到兒子醒了過來,當即抹了一下眼淚,驚喜地呼叫起來。陳北眼神有些癡呆,怔怔地看著母親,恍惚間,覺得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媽突然間變得有些陌生起來。

《天命神醫》 第11章:上鉤 免費試讀

洛美玉盛情款款,如蘭的清香熏的陳北有些把持不住,生怕這個女人再在自己面前晃一晃,會做出一些頭腦發熱的沖動出來。

陳北接住那一沓錢,退后了半步,臉上依然有些發燥,盯著洛美玉那傾國傾城的絕代麗容,咽了一口口水,緩緩地道:“美玉姐,謝了。”

洛美玉笑了笑,覺察到陳北的異樣,也不點破,而是示意陳北坐到沙發上去,一邊陪著周洛一邊問道:“那個盆景,你是怎么發現有問題的?”

陳北道:“具體的原因,我也不方便說。”

“哪我家里還有沒有什么問題?你要不要在樓上樓下再看一看?”

“沒有了。”

陳北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落到乖巧聽話的周洛身上,“孩子現在沒事了吧?”

“嗯,挺好的。”洛美玉微微一笑,突然間,他“啊”的一聲驚呼,急忙站了起來,“燒水燒忘記了。”

洛美玉擺腰擺臀,一路邁著小碎步,剛剛走到廚房,突然聽又傳過來一聲驚呼,陳北趕忙走了過去,卻看到洛美玉正緊緊地抓著自己的一只小手,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電水壺還在“嗚嗚”的冒著沸騰的氣。

陳北趕忙過去拔掉電插頭,問道:“美玉姐,怎么了?”

“燙了一下。”洛美玉緊緊地抓著受傷的手,可憐兮兮地道。

洛美玉這副模樣對陳北極是受用,像極了女友柳七月。

陳北本就念極了七月,此時洛美玉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使得陳北恍惚間就像是看到七月受傷可憐巴巴的站在自己面前,等候著自己去安慰。

“要不要緊?我看看。”陳北一把抓住了洛美玉受傷的玉手,著急地問道。

這一抓,突然間發現不對勁,他又閃電般的抽回了后,退后了半步,臉頰紅透,緊張地看著這個艷光照人的洛美玉,結結巴巴地說:“美……美玉姐,對……對不起。”

洛美玉美眸一掃,搖頭說沒事。

洛美玉提著水壺出去。

陳北這才回過神來,扭過頭看著洛美玉纖細曼妙的背影,腦子里面總是跳出一些奇怪的想法。

沒過多久,周光新回來了,對著陳北笑呵呵地說:“怎么樣?沒事吧?這么兩杯酒就把你干倒了,看來我真是高估了你。”

陳北苦澀地說道:“周總,你讓我剛上班就曠工,又得在公司被人落下把柄了。”

周光新擺了擺手:“沒事沒事,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已經給小柴說清楚了。”

他又催問洛美玉收拾好了沒有,要一塊出去吃飯。

周光新帶著陳北去到市里的一家高檔的海鮮店。

時值深秋,頗有幾分寒意,吃海鮮火鍋味道極好。

陳北第一次進到高檔的海鮮店,也算是讓他大開眼界。

海鮮店裝修奢華,而且消費極高,能夠到這里面吃飯的,非富即貴。

陳北隨著周光新一起進一個雅座的時候,另外一外,卻有陳北的兩個熟人。

陳蓉和常凱。

已婚男士常凱一直都對陳蓉有著非份之想,整天都想著使用什么手段把這個獨具韻味的女人弄上自己的床,可是她就是一副若即若離的態度,撩的常凱心里就像貓抓的一樣難受,所以他總感覺是缺了一把火。

今天他好不容易因為陳北的事情約上了陳蓉,而且花了大價錢,到了這名氣極大的高檔海鮮餐廳里來吃海鮮。

這里的消費偶爾一次還是能接受,次數多了,他就有些頂不住了。

樓下就是酒店,常凱想著今天晚上一定要把陳蓉給拿下。

這種女人,只要讓她嘗到了男人的好,到時候就會天天想著自己的。

“美女,你不是說你想把你的那個堂弟弄走嗎?現在有一個大好的機會。”常凱笑瞇瞇地看著陳蓉,“今天下午你比較忙,可能有一件事情,你還不知道吧?”

“什么事?”陳蓉抬眼問道,“陳北違了公司的制度?”

“是的。”常凱點了點頭,“你知道他今天下午干什么了嗎?”

“什么?”

“曠工。”常凱睜大了眼睛,“他一個新來的,第一天上班,他就敢曠工?你說這事情要讓柴總知道了,她還會把他留下來嗎?”

“我中午打電話給他,叫他一塊兒吃飯,他說是出去吃,結果一頓飯吃的下午都沒有來啊?”陳蓉也覺得很不可思議,“這也太不像話了。”

“這不正合你的意嗎?”常凱笑道,“蓉蓉,明天一早,柴總肯定就會知道他的事情,到時候柴總只要把人一退回來,我就立刻把他給請走。”

“如果柴總不給你退人呢?”陳蓉問道。

“怎么可能呢?柴總什么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常凱搖頭道,“不過也不要緊,就算柴總不退人,我明天一早也會以陳北昨天下午曠工為由,把他給轟出去,這事情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

“你怎么查的?”

“葉助理親自給我說的。”常凱道,“葉助理打電話問我為什么這新來的人剛上了幾個小時班就不見了,問我招的什么人呢?葉助理當時非常的生氣,陳北這小子在雅晴的日子算是徹底到頭了。”

葉助理是柴總監的左膀右臂,公司里面的事情都是她在做匯報,如果葉助理都不滿意的話,那柴總肯定不會滿意。

“趁早把他趕走。”陳蓉點了點頭,“反正我看著他就心里煩,能盡早把他給趕走就最好了。”

“放心吧,這事兒包在我的身上。”常凱說話間,便開了兩瓶啤酒,倒了一杯遞給了陳蓉,“蓉蓉,這事兒咱們就不說了,來,今天晚上咱們喝兩杯。”

“你咋還喝酒了啊?等會兒怎么開車啊?”

“沒事,大不了叫個代駕。”常凱大手一揮,十分坦然地說道,“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約出來吃頓飯,在這個場合,不喝酒,是不是顯得有些不合時宜啊?吃海鮮就要喝啤酒,你不知道嗎?”

陳蓉沉吟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說最多只喝一瓶。

常凱見她上鉤,立即來了精神,道:“行行行,你先喝就行,你說喝好了就喝好了。”

常凱的眼睛里面閃過一絲異彩,只要她愿意喝,那后面的事情就好辦多了,這酒,她喝著喝著都會搶著喝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