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資訊 > 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小說(蘇喬溫暮寒)免費在線閱讀

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小說(蘇喬溫暮寒)免費在線閱讀

2019-12-13 14:34:34   編輯:冰旋
  • 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 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

    前世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溫柔井中,落得紅顏薄命的下場。好在上天垂憐,得以重生。一朝涅槃,她勢必洗刷前塵種種,辱她的,她百倍償還,欺她的,她千倍奉還……而她也偶然救了他,那個萬里紅妝為聘,揚言娶她的人。某男...

    月下眉梢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 小說介紹

前世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溫柔井中,落得紅顏薄命的下場。好在上天垂憐,得以重生。一朝涅槃,她勢必洗刷前塵種種,辱她的,她百倍償還,欺她的,她千倍奉還……而她也偶然救了他,那個萬里紅妝為聘,揚言娶她的人。某男一臉邪魅地說道,“娘子,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們應當秉燭夜談。”“我可以拒絕嗎?”某女眼巴巴的看著某男。“娘子,你說呢?”某男笑的意味深長……

熱門好書《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是來自作者月下眉梢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蘇喬溫暮寒,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前世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溫柔井中,落得紅顏薄命的下場。好在上天垂憐,得以重生。一朝涅槃,她勢必洗刷前塵種種,辱她的,她百倍償還,欺她的,她千倍奉還……而她也偶然救了他,那個萬里紅妝為聘,揚言娶她的人。某男一臉邪魅地說道,“娘子,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們應當秉燭夜談。”“我可以拒絕嗎?”某女眼巴巴的看著某男。“娘子,你說呢?”某男笑的意味深長……

《傾世王妃:腹黑王爺別亂來》 第十章焦急慌張 免費試讀

云佳從未見過小姐如此焦急慌張,忙不迭的跑到偏室拿來醫藥箱,遞給小姐的時候,她才看見溫暮寒已經閉上了眼睛,唇瓣全無血色。

“小姐,他該不會是……”想到那個字,云佳便不由得哆嗦起來,饒她經歷了不少大場面,卻也害怕這般血腥畫面。

蘇喬搖搖頭,心中堅定他是不可能死的。探身,伸手在他的鼻下測了片刻。

氣流從指間掠過,溫暖而輕薄。

蘇喬唇角勾起一抹舒心的笑容,還好,他還有呼吸。

溫暮寒傷在右胸處,必須解開衣裳,拔掉斷箭及時處理傷口才行。

蘇喬正要動手,卻被云碧攔下。

“小姐,還是我來吧。”

小姐是太師府嫡女,尊貴無比,若是此事傳出去,小姐的名聲還怎么掛得住?云佳又是個膽小的,更不能指望她了。

蘇喬見她一副狀若沉穩的模樣,不由得好笑,反問她,“你會療傷嗎?”

云碧一愣,咬著牙道,“奴婢可以學,但是小姐的名節更重要。”

云佳在一旁點點頭。

她們可不希望小姐被這個男子玷污了名節,否則以后可還怎么嫁人啊?

只是蘇喬心中卻未這樣想,她前世的時候嫁給杜文宇,以為會琴瑟和鳴,鶼鰈情深,最后卻事與愿違,落得一個慘死的下場。

如果一個好名節換來的是這樣的婚姻,那她寧可不要。

蘇喬推開她們二人,臉上起了慍色,“你們就不要再固執了,在旁邊站著,別擋著光,現在救人最重要!”

云碧和云佳只得悻悻的站到一旁。

蘇喬解開他的外衣,外層的血跡幾乎凝固,但是傷口處鮮血還在緩緩流出,帶著溫度,而且褻衣和肌膚已經貼在一起,蘇喬不敢動手揭開,拿過剪刀一點點剪碎,露出結實有力的胸膛,隨著深一下淺一下的呼吸微微起伏。

只是那胸膛上的斷箭實在是觸目驚心。

“小姐,你不會要拔箭吧?”云佳見著那么多血,幾乎要暈過去,“小姐,還是叫鐵侍衛來吧。”

鐵侍衛從前在軍營待過,對處理傷口這種小事定是手到擒來。

未等蘇喬開口,云碧便打消了她的想法。

“云佳,若是現在叫鐵侍衛進來,他們該怎么想?”

云佳咬著唇不語,這話說的也對,多一個人知道總歸是不好的,哪怕是自家府上的人,對小姐的名聲都有極大的影響。

兩個丫頭正在琢磨的時候,蘇喬已經使勁兒將斷箭拔出,同時快速的在傷口上灑上金瘡藥,裹上紗布。

前世的時候,杜文宇遇到過一次刺殺,太醫為他醫治時,她在門外等得心焦不已,后來便跟著太醫們學了大半年時間,以備不時之需,早已經醫理對熟練于心,沒想到今日便派上了用場。

見小姐動作行云流水,云碧和云佳嘆為觀止,心內也犯起嘀咕,天資聰穎的小姐何時學會了用藥和包扎傷口這種事?

完事之后,蘇喬才發覺自己的手抖得厲害,背心全是虛汗,血跡順著掌心的紋路滴落下來,前世被刺殺的回憶猛地襲來。

那日冰天雪地,閃著寒光的匕首刺入她的左胸,鮮血緩緩流下,染紅了腳下的白雪。

“小姐!”云碧察覺到她身子不穩,驚呼一聲,快步上前扶住她,同時側過頭看向慌張的云佳,“云佳,快去打熱水來,服侍小姐沐浴更衣!”

云佳急急忙忙的跑去打水了,云碧扶著她到另一張平日看書時躺的羅漢床邊坐下。

見她額頭沁出冷汗,云碧掏出帕子替她擦拭,心中對小姐又是佩服又是心疼。

蘇喬身子漸漸緩過來,腦海清醒了許多。

抬眼環視房內的布置,看著眼前熟悉的面孔,蘇喬知道,她是真真切切的又活過來了。

隔著衣袖壓下云碧的手,蘇喬沖她笑笑,“我沒事了。”

云碧這才松了一口氣,要是小姐有何不測,她們可怎么給老爺交代。

蘇喬起身,身子還略微有些發虛,“云碧,你去打點熱水來把屋子擦干凈,還有那些……”她指了指地上的被鮮血染紅的碎布衣衫,“處理掉,不要留下痕跡。”

云碧點頭,“那奴婢先服侍小姐將衣服換下來吧。”

蘇喬低頭,她的衣裙上同樣沾上了血跡。

“好。”

進入隔間屏風內,蘇喬換下衣裳,遞給云碧,自己則裹了一件桃色粉紗裙,反正都在自己的房內,也不怕什么。

云碧收拾干凈室內的臟污,前腳剛出門,躺在床上的溫暮寒便醒了。

金瘡藥的療效極好,疼痛刺激著他大腦的每一根神經,使他神志更加清醒。

溫暮寒手臂稍稍用力,起身坐正,星眸環視著這個房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