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資訊 > 《霸愛王爺冷情妃》最新章節免費閱讀by姝姝 不是叔叔大結局

《霸愛王爺冷情妃》最新章節免費閱讀by姝姝 不是叔叔大結局

2019-10-22 11:17:21   編輯:念芹
  • 霸愛王爺冷情妃 霸愛王爺冷情妃

    一步錯,步步錯。重來。一朝轉換,再睜眼,盡顯狠戾決然。揭開身世的迷霧,權利的“守護者”,險象環生,堅強的執念,讓她重活一世,,又是否能夠戰勝夢魘般的存在?一朝太子,父皇暴斃,疑竇叢生。被奪皇位,淪為親...

    姝姝 不是叔叔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霸愛王爺冷情妃》 小說介紹

一步錯,步步錯。重來。一朝轉換,再睜眼,盡顯狠戾決然。揭開身世的迷霧,權利的“守護者”,險象環生,堅強的執念,讓她重活一世,,又是否能夠戰勝夢魘般的存在?一朝太子,父皇暴斃,疑竇叢生。被奪皇位,淪為親王,駐守邊疆十數載,強盛回朝,暗藏鋒芒,追源頭,報血仇。“只有我,才配擁有你。”在她的面前,散去一身的冷然,霸道的宣示著他的***。“三生三世十里的桃花,也不能帶去你遺留在我嘴角的那抹芳香。”對著她,他總有說不完的愛,道不完情。冷然無心的她遇上把霸情獨愛的他,是該坦然接受還是躲避隱藏自己?所謂愛的火花又是否會在他們之間努力燃放?

《霸愛王爺冷情妃》是姝姝 不是叔叔創作的穿越架空小說,文筆嫻熟,言語精辟,文章布局大氣,強推。霸愛王爺冷情妃小說試讀:一步錯,步步錯。重來。一朝轉換,再睜眼,盡顯狠戾決然。揭開身世的迷霧,權利的“守護者”,險象環生,堅強的執念,讓她重活一世,,又是否能夠戰勝夢魘般的存在?一朝太子,父皇暴斃,疑竇叢生。被奪皇位,淪為親王,駐守邊疆十數載,強盛回朝,暗藏鋒芒,追源頭,報血仇。“只有我,才配擁有你。”在她的面前,散去一身的冷然,霸道的宣示著他的***。“三生三世十里的桃花,也不能帶去你遺留在我嘴角的那抹芳香。”對著她,他總有說不完的愛,道不完情。冷然無心的她遇上把霸情獨愛的他,是該坦然接受還是躲避隱藏自己?所謂愛的火花又是否會在他們之間努力燃放?

《霸愛王爺冷情妃》 第十二章 何為緣起 免費試讀

“姐姐若是這樣說的話,倒是妹妹的不對了。”

任誰也沒想到,穆菡羽會冒出這么一句話。

穆秋凝先是一愣,繼而嘴角上揚,說到底,還不是她贏了。

“妹妹心里有件事感到很奇怪,還望姐姐能告訴我。”

穆菡羽起初還有點笑意的臉瞬間就如翻書一樣變的冷若冰霜,一步步的逼近,一句句的逼問。

“姐姐剛剛說想將柳梅的傷治好了再還給妹妹,那妹妹想問一問姐姐將柳梅扔在臟亂的雜事房,不知是對她的傷勢有著良好恢復的效果還是繼續惡化?

再者,姐姐從剛剛起就一直說請大夫,可是從妹妹進到這院子后就不曾見到有大夫的身影,就連妹妹想去請也都處處阻攔。

所以,妹妹就想問一問,這大夫是名副其實的庸醫呢,還是姐姐太過繁忙而忘了呢?”

“我,我……”

對于穆菡羽的緊緊追問,穆秋凝被問的說不出一句話來,牽著穆振海手臂的掌心都溢出了汗水,心里也在隱隱的緊張,看著穆菡羽距離自己這樣的近,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按理說本王不應該插手管穆將軍的家務事,但若不再請大夫來為那丫鬟,依本王看恐怕要挺不過今晚了。”

“王爺說的是。”

若不是龍裔辰開口了,穆振海都忘了他的存在。

至于那個丫鬟,誰會在乎。

“來人,去請陳大夫到惜梅院來。”

家丁聽到老爺的吩咐就匆匆的跑去,跑至門口時聽到穆菡羽說:“請到我的院子,梅香院。”

家丁面露難色的看了一眼穆振海。

柳梅畢竟是穆菡羽的丫鬟,現在就連翼王都出面了,他還如何不應允。

想到這里,穆振海向那個家丁點了點頭。

家丁得到穆振海的首肯立馬跑去請大夫。。

他又叫了兩個家丁把柳梅扶到穆菡羽的院子里。

“穆將軍,看來本王在這也幫不上什么忙,反而還會給穆將軍添亂,本王就先告辭了。”

龍裔辰見事情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看戲也看夠了,他便向穆振海提出了告辭。

“恭送翼王。”

“穆將軍還是處理眼前事比較重要,本王自己走便可。”

一輛馬車等候在將軍府外,馬車邊的小廝見王爺出來,恭敬地上前替龍裔辰掀開車簾。

“王爺”

馬車搖搖晃晃的往翼王府駕去,龍裔辰靠在車壁上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牽扯住不同以往的笑,他似乎并沒有察覺到,若這時有女子在場看了去,定會為之傾倒。

“王爺,到了。”

馬車外響起小廝的提醒聲,龍裔辰睜開雙目,顯然還沒有從剛剛的回想中回過神來,再次聽到小廝的聲音才走下馬車。

“王爺,成王在大廳已經等候多時了。”

龍裔辰剛走進大門,管家就跑了出來。

“成王?他來干什么?”

他聽到韓管家的來報,對龍凌驍的來訪感到很是的奇怪,從小就與他不對盤,即使去邊疆這么多年剛回朝也沒有什么交集,今天竟然會到府中來,奇怪!

他走向大廳,遠遠的就看見一個人背對著的站在那,那人聽到腳步聲后轉過身來。

“裔辰,我已等候你多時,聽管家說你出去賞景了,現在正是梅花盛開的時候,裔辰可覺得怎樣?”

龍凌驍眉眼含笑的看著走來的龍裔辰。

龍裔辰聽到龍凌驍對自己親近的稱呼,眉峰微微挑了一下,論輩分,龍裔辰是龍凌驍的表哥,論關系,他們似乎也還沒親近到直呼名字的地步,但龍裔辰也沒有說什么。

“甚好。”

龍凌驍聽到龍裔辰這樣簡短的回話,也不惱,依然一副笑臉樣。

“不知成王今日來本王府中是有何事。”

他端起一杯極品碧螺春,輕輕咂了一口。

“難道無事表弟就不能來看表哥嗎?自那日宮宴后便一直想找個機會和表哥聚一聚,可表哥也知道,軍機處繁忙起來就讓人脫不開身,今日難得有時間,所以來登門拜訪。”龍凌驍毫不在意他的直白,依舊是一臉微笑,仿佛他來此地,真的只是一敘舊情。

他話語里的那些暗諷,龍裔辰又豈會聽不出,不過是譏笑他回朝多日卻沒有任何職位在身罷了。

龍凌驍見龍裔辰不為所動,依舊云淡風輕的在那喝著水,他只好再添一把火:“表哥回朝也有段時間了,不知想擔任什么職?”

龍裔辰吹開漂浮在水面上的茶葉,輕輕抿了一口,開口道:“多謝表弟關心,本王覺得這樣就很好,府中也有很多事等著本王去處理。”

龍裔辰明顯逐客的意思,龍凌驍也不好再多待。

“表弟想起來還有些事物等著表弟去處理,不能在此多留,表弟就先行告辭了。”

龍凌驍說完就闊步的向外走去,滿面的笑意瞬間就被陰冷所取代,哪里還找的到如外界所言的溫潤如玉。

“韓管家,送送成王。”

“是。成王,這邊請。”

龍裔辰一直看著龍凌驍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視線,才離開大廳往書房走去。

“墨。”

“王爺。”

一個身影從暗處出現在龍裔辰的眼前。

“最近成王可有什么動向?”

龍裔辰看著掛在墻上的那副美人畫,開口問道。

“只是照平常般在宮內處理完事務就回府,但近日成王和楚丞相的來往較為密切。”

龍裔辰抬手示意,墨無聲的退下隱在暗處。

“楚丞相嗎?”

龍裔辰看著畫像自語。

“表哥——”

不見來人先聞聲。

龍裔辰聽到這個聲音皺了皺眉,但滿臉的無奈。

“表哥,我就知道你在書房。”

“裔辰。”

龍俊熙走進書房,他身后又走出一人。

“子塵。”

“表哥,我看見二哥的馬車剛剛離開,他來這做什么?”

龍俊熙在說到他二哥的時候,一臉的說不上討厭也說不上喜歡的表情。楚子塵也疑惑的看著龍裔辰,顯然龍俊熙問出了他此刻也想問的問題。

“也無事,只是來找我聚一聚。”

“二哥,他找表哥你,聚一聚?”龍俊熙滿臉的不信,“他什么人我太清楚了,他來找你定不會有什么好事。”

“俊熙說得對,裔辰,你還是小心點為好。”

楚子塵擔憂的看著龍裔辰。

這件事上楚子塵和龍俊熙看法一致。

看著眼前的兩人這樣的真心待自己,龍裔辰心中十分感動:“我自有分寸。”

“子塵,我記得你對古人的詩畫有所研究,前兩日我命韓管家找來了幾幅名畫放在庫房中,我想請你幫我鑒一鑒真偽。”不等楚子塵開口,龍裔辰就叫來了韓管家。

“韓管家,你待楚少爺到庫房將我前幾日找來的字畫給他看看。”

“好的,王爺。楚少爺,這邊請。”

龍裔辰平常也會收集字畫,但從不會在乎真偽,今日怎么突然讓自己去鑒一鑒。楚子塵感到很是奇怪,但既然龍裔辰都這樣說了,自然也不能拒絕,就隨著韓管家走了。

待看不見楚子塵的身影后,龍裔辰就讓龍俊熙將書房的門關上。

龍俊熙見表哥讓自己關上門,又支走了子塵哥,就知道事情不僅重要,還有可能和子塵哥有關。

書房內的氣氛一時凝重起來,龍俊熙也一臉嚴肅的看著龍裔辰,等著他開口。

龍裔辰見龍俊熙一臉的嚴肅,不禁莞爾。

“表哥,你笑什么?”

龍俊熙看見表哥難得的笑意,也繃不住做嚴肅的樣子,龍俊熙本就開朗自由慣了,讓他像剛剛拿樣的板著臉一臉的嚴肅也真是難為他了。

“無事。你知道我為什么要支開子塵嗎?”

龍裔辰的笑不過只維持了幾秒,又恢復到了冰山臉。

“難道是和楚丞相有關?”龍俊熙也收起了平時的嬉皮笑臉,說出的雖是疑問句,但又帶著幾分的肯定。

“暗衛來報說最近成王和楚丞相的來往甚是密切,所以我想讓你去探查一番他們在暗地里有什么來往。”

龍裔辰看著眉頭已經深深皺起的龍俊熙,又說道:“此是牽扯到子塵,雖然我和他是多年的好友,但我也不想讓他為難,所以這件事最好先不要告訴他,你可明白?”

“俊熙明白。”即使龍俊熙平日里多愛玩,但還是懂得事情的輕重緩急的。

龍俊熙的話音剛落,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龍俊熙還陷在緊張的氣氛中不可自拔,龍裔辰走過去將門打開,門外站著從庫房回來的楚子塵。

“怎樣,鑒別的如何。”不楚子塵開口,龍裔辰率先問道。

“真真假假。”

字畫的真假龍裔辰豈會看不出?也只是為了支開楚子塵能夠與龍俊熙商討楚丞相的事情,所以龍裔辰也沒有多說什么。

“什么真的假的?”龍俊熙站在兩人之間,一會兒看看龍裔辰一會兒又看看楚子塵,一臉的無辜樣。

龍裔辰與楚子塵相視一眼,兩人頗有默契的直接忽視了龍俊熙:“唉,你們干嘛不回答我啊。”

龍俊熙可憐的嘟著嘴,一轉頭就看見了掛在墻上的畫,走進的看了看。

為什么表哥的書房里會有女子的畫像,而且以前也從未見過?這女子越看越眼熟,好像以前在哪見過,在哪呢?啊,想起來了,這不就是那日在留仙居遇見的將軍府二小姐嗎,她的畫像怎么會出現在表哥的書房里。

龍俊熙怎么想都覺得想不明白,就問了出來:“表哥,你的書房里為什么會有將軍府二小姐的畫像?”

龍裔辰和楚子塵此時正在對弈,龍裔辰并未理會理會龍俊熙,倒是楚子塵聽龍俊熙說道將軍府的二小姐時抬頭看了一眼他口中所說的畫像,這一看就微愣在了那。

龍裔辰抬頭見楚子塵看著墻上的畫入了神,心里不知為何感到一絲的嫉妒。

“子塵,該你下了。”楚子塵的心思圈在那副畫上,壓根沒聽見龍裔辰叫他。

“子塵,子塵。”

接連叫了幾聲,楚子塵才回了神,移開了眼,看向龍裔辰時還有些許的迷茫。

龍裔辰看了看棋盤,又看了看他,意思很明顯。

楚子塵十分抱歉的一笑:“該我下了嗎?抱歉,剛剛想事入了神。”

龍裔辰也沒有揭穿他,繼續下棋。

很快,他發現平日對棋藝頗為精通的子塵,今日卻落子時頻頻出錯,目光還時不時的看向墻上的那幅畫。

“裔辰的棋藝真是越發的精湛,子塵甘拜下風。”

“子塵很是喜歡這幅畫?若子塵喜歡,我送與你就是。”

“不是,我……我只是見這幅畫的畫工很好,想觀摩一番,便多關注了些。”

楚子塵有些尷尬,急忙拿起茶杯來掩飾自己的窘迫。

“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辭了。”

楚子塵從矮榻上站起,沒看見龍俊熙,知道他待不住定是出去玩了,也不管他,向龍裔辰告辭。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