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資訊 > 若愛難收白兮蕓柯盛澤無廣告全文閱讀

若愛難收白兮蕓柯盛澤無廣告全文閱讀

2020-04-01 16:49:20   編輯:凌萱
  • 若愛難收 若愛難收

    被偏愛的,永遠都有恃無恐。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白兮蕓的老公柯盛澤一直深愛她的鐵閨蜜,為了她的鐵閨蜜,把她送監獄,讓她在監獄失去一條腿??率赡隳敲磹鬯?,為了愛她讓我失去一條腿。你可知道,我也愛你,為...

    云憶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若愛難收》 小說介紹

被偏愛的,永遠都有恃無恐。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白兮蕓的老公柯盛澤一直深愛她的鐵閨蜜,為了她的鐵閨蜜,把她送監獄,讓她在監獄失去一條腿??率赡隳敲磹鬯?,為了愛她讓我失去一條腿。你可知道,我也愛你,為了不讓你掉一滴眼淚,我把腎給你媽媽了。而你——還是不要我。

《若愛難收》男女主角為白兮蕓柯盛澤,由云憶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創作品,目前已完結。全書主要講述被偏愛的,永遠都有恃無恐。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白兮蕓的老公柯盛澤一直深愛她的鐵閨蜜,為了她的鐵閨蜜,把她送監獄,讓她在監獄失去一條腿??率赡隳敲磹鬯?,為了愛她讓我失去一條腿。你可知道,我也愛你,為了不讓你掉一滴眼淚,我把腎給你媽媽了。而你——還是不要我。

《若愛難收》 第21章 你永遠視她如珍寶,視我如草芥 免費試讀

力氣漸漸從體內流失,白兮蕓疼得眼睛花了,眼前漆黑一片,可是她又感覺到了那極劇地心跳聲,就猶如那天她那年她軍訓暈倒的時候,柯盛澤抱著她去醫務室時聽到的心跳聲。

炙熱,充斥著擔憂。

是她花了眼的原因嗎?真的在柯盛澤黑沉的眸子里面看到了憂心郁焚。

“姐,你干什么啊……你為什么替這種人擋刀啊……”白朗逸看到被扎了一刀的人竟然是自己姐姐的時候絕望地哭嚎著?!八秊榱藙e的女人把你送到了監獄……這種人不值得啊……不值得……”

“……”白兮蕓張了張嘴,很想問弟弟怎么會知道這么多,媽媽不是都隱瞞下來了嗎?可是一張嘴血不停往外面冒。

“不要說話?!笨率蓢烂C望著懷里的白兮蕓說道。抱起了白兮蕓對助理說?!翱烊ラ_車?!?/p>

白兮蕓害怕柯盛澤報警,忍著痛,緊緊抓著柯盛澤的手臂。用微弱地聲音說道?!啊灰獔缶?/p>

柯盛澤看著懷里的白兮蕓良久之后,才說道。 “……白兮蕓,你是不是怕我報警抓你的弟弟,才把我推開?”

“當然是救我弟弟…… 他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卑踪馐|捂著陣痛的傷口,認真望著柯盛澤的眸子說。

柯盛澤從你送我入獄的時候起,你再也不是我生命最重要的人,哪怕只是之一。

白兮蕓從渾渾噩噩中醒過來的那天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柯盛澤竟然坐在病床邊上的椅子上,他臉頰上還有黑眼圈。

以前柯盛澤日日夜夜守護在白兮蕓的病床前的時候,白兮蕓就在想,有一天她受傷,柯盛澤會不會也這么守著她,守得臉頰上都是黑眼圈。

“醒了?傷口疼嗎?”柯盛澤看著白兮蕓問。

“我弟弟呢?!卑踪馐|環顧整個房間都沒有看到弟弟,有些慌。

柯盛澤聽白兮蕓聲音沙啞,倒了一杯溫開水,插上吸管,放在了白兮蕓的嘴邊。

“……問你,我的弟弟呢?”白兮蕓想到弟弟有心臟病,要是坐牢,根本就連活著走出來的機會都沒有了,整個人就慌得六神無主,顧不得平日對柯盛澤的懼怕,撕吼著。

“給你買衣服?!笨率裳垌行┎粣?,但是好像壓下去了,平靜地說。

白兮蕓這才松了一口氣,躺在病床上喘氣著?!澳阕甙?,我不用你照顧?!?/p>

“你以為我想?是我爺爺讓我來的?!笨率擅嫒萦行﹦e扭。

柯盛澤爺爺回來了?白兮蕓挑眉,幸災樂禍的看著柯盛澤,總算那個能治柯盛澤的人回來了。從小柯盛澤最怕他爺爺呢。

“喝水?!笨率蓪偛拍潜诌f到了白兮蕓的嘴邊。

還真的是口渴了,白兮蕓吸了一口水,那次軍訓也是這樣吧,柯盛澤在她醒過后,喂她喝水。

“叮叮叮?!笨率煽诖氖謾C響起。

他一只手拿穩杯子,另外一只手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蹙眉著?!皠⒅魅?,什么事?”

劉主任是李依然的主治醫生。白兮蕓心里咯噔一下,不會是李依然出了什么事情吧?

“……什么……我這就過來……”柯盛澤忽然一慌,拿著杯子的手也一顫,溫開水潑在了白兮蕓的被子上,也幸好有被子,要不然那溫開水就會隨著紗布滲透進傷口。

可是柯盛澤自己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隨手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就飛快地跑了出去。

“啪?!笨率墒钦娴暮苤?,杯子只有一個角放在了桌子上,他跑出去的時候,被子也隨之掉在了地上。

白兮蕓聽著玻璃的摔碎的聲音,心里五味雜陳,無法形容的悶。

“姐,你是不是要喝水,怎么杯子摔在了地上?”白朗逸提著大包小包走了進來。

終于看到了弟弟,白兮蕓心中那抹悶痛一切都煙消云散。

“朗逸,是誰告訴你我的事情的?!卑踪馐|覺得,那個告訴弟弟的人偏偏在她最狼狽的時候讓她的弟弟來,一定是不懷好意。

“一封匿名郵件?!卑桌室萦种匦碌沽艘槐瓬亻_水到了白兮蕓的嘴邊。

白兮蕓望著頭頂的天花板,思緒沉沉。這個人心思縝密,他還了解他的弟弟,知道他的弟弟肯定會怒火滔天得想殺人。

這個發郵件的人是想借弟弟的手殺柯盛澤,還是單純的想她的弟弟坐牢?

可是,三年前,爸爸爺爺出了車禍,公司沒保住,她的弟弟死或者坐牢,對誰有好處嗎?

“姐,你才剛剛醒過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卑桌室菘粗鴿M臉愁容的白兮蕓道。

在醫院里面住了十天,白兮蕓幾乎就能下床走動了,這十天里面,柯盛澤再也沒有來過了。

白兮蕓心中有些凄澀,還好,她不敢在期待,所以從未期待。

想起那天柯盛澤是接了李依然主任醫師來電,離開之后再未來過的,白兮蕓有些擔憂是不是李依然的病情有什么變化?

好在是一個醫院,白兮蕓披上了外套,就坐電梯來到了李依然的病房門口。

一進來果然看到了柯盛澤就在李依然的病房。李依然還是沉睡著,一切生命體征都正常。

柯盛澤趴在李依然的病床邊睡著了。他看起來在這里幾天了,都沒有刮胡子。

白兮蕓看到柯盛澤的手臂壓到了李依然胸口,這樣會導致心跳加速的,對于長久躺著的病人不好。她就走了過去準備拉開柯盛澤的手臂。

“白兮蕓,你做什么?!”柯盛澤忽然醒過來,滿臉戒備地看著白兮蕓。手也隨之錯手甩開了白兮蕓。

遂不及防,白兮蕓差點就摔倒了,她趕緊的站穩了身體,要不然她倒下去,肯定會把傷口摔開。

“你……你怎么樣?”柯盛澤看到白兮蕓身上的病服,似乎才想起白兮蕓也是病人,而且是為他受傷的病人,眼眸閃過一絲愧疚。

白兮蕓早就習慣了,習慣了柯盛澤把李依然視為真寶,視她如草芥。

“我沒事,你把李依然胸口壓住了……這樣很危險……”白兮蕓淡淡地開口,不想看柯盛澤,看向了病床上的李依然,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剛才好像看到了李依然笑了。

是她躺的太久了,眼睛花了嗎?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