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恐怖 > 深谷鬼錄
《深谷鬼錄》最新章節 深谷鬼錄常生徐福全文閱讀

深谷鬼錄 小娘子

主角:常生徐福
主角是常生徐福的小說是《深谷鬼錄》,它的作者是小娘子寫的一恐怖類小說,文中的恐怖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千百年來,中國人都有死后留全尸的傳統,據說死后沒留全尸的人,再轉世投胎都是個殘疾,所以那些死時缺胳膊....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7:14:48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俗話說,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我們這邊老人都說,七十三歲和八十四歲是個坎。

這個坎俆爺沒過去!

年后初六是俆爺八十四歲壽辰,初五晚上,俆爺用一根細鋼絲,把自個兒吊死在了村后的那顆歪脖樹上。

這是一個奇冷的正月,雪飄漫天,冰封萬里,凜冽的寒風刮得鳥雀都不愿出來尋食,可俆爺的死卻引來了大半個村子的人圍觀。

歪脖樹干上立著一架木梯,細鋼絲勒斷了俆爺的脖子!俆爺的尸在樹下,頭卻滾到了三米遠的地兒,跟滾雪球似得,覆蓋上一層薄薄的雪!地上有澎濺的血點子,那頭與身子的斷茬處,各自參差不齊著一排血紅的冰溜子!

很明顯,俆爺這是順著木梯爬上了樹,把鋼絲的一頭拴在了樹干,另一頭套在了自個兒脖子上,之后一躍而下,在速度與沖擊力都具備的情況下,被鋼絲生生勒斷了脖子!

雪地里,人們跺著腳,袖著手,交頭接耳的議論俆爺死的蹊蹺!

俆爺死的確實蹊蹺!他若只是一心尋死,樹底下便是一眼井,他跳下去一了百,何必要費勁的扛來梯子,爬到樹上呢?再者說,俆爺這身板還挺硬朗,媳賢子孝孫子敬的,他為啥要尋死?

俆爺與地凍在了一塊,他的兩個兒子,徐福,徐貴,一邊跪在地上破著音兒的喊爹啊爹,一邊拿了根長鑿子,小心翼翼的把他爹從地上往下撬!

撬身子的時候,擱著厚厚的棉衣倒還好,可撬腦袋的時候有些麻煩,俆爺那半邊臉,與大瞪著的眼珠子都凍在了地上,那一鑿子下去,迸濺起的可不都是冰渣子。

村長馬長青喊了一嗓子,“別撬了,那樣撬下去臉都撬爛了,趕緊提溜壺開水去!”

我一聽這話,后脊梁骨一麻,一身的雞皮疙瘩,這滲人勁兒的,我還是別看了吧!想著,拿腿就往回走。

我這剛著家沒二十分鐘呢,大門就被人推開了,門口站著幾個人,打頭的是徐福和徐貴,后面還跟著四個大老爺們抬著一扇門板,門板上躺著的赫然就是尸首分家的俆爺。

徐福眼睛通紅,哽咽道:“常生,你爺爺在家沒?讓他給我爹把頭縫上!順帶著再給我準備一整套家伙事兒,我爹這去的突然,家里也沒個準備……”

爺爺沒在家,初二那天就串親戚家去了,爺爺走后當晚就下了一場雪,雪后山路難行,這一時半刻的怕是回不來。

徐家兄弟倆聽了我的解釋挺著急。直絮叨著這可咋辦?總不能讓俺爹就這樣吧?絮叨了幾遍后,徐福求救般的目光停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定是認為我自小跟著爺爺耳濡目染,那手藝多少也會一些。

可不好意思,那個我真不會。

我撓撓頭道:“伯,俆爺還是先抬回去把,這‘停靈’的三天里,我爺爺差不多也該回來了,到時候再給俆爺縫上,至于出殯要用的那套東西,我回頭就準備準備,準備好了給你送過去!

兄弟倆聽我這么說,也沒了法子,最后只得把俆爺抬了回去。

他們一走,我就開始準備辦喪事用的那套東西,杠具,棺材罩,開道鑼,傘,旗,幡,孝袍子等等。這些我從小就見爺爺弄,倒是熟悉的很。

既然說到了這里,我就先介紹一下我的爺爺。

爺爺干的是撈陰門的行當,在我們村子里,經營著一家專門出租葬禮儀仗,承包喪葬發送事宜的杠房。

說起杠房大家可能比較陌生,可送葬的隊伍,相信大家都見過,出租的東西,就是送葬用的那一套家伙事兒。

杠房是祖傳的,連同杠房一起傳到爺爺手里的,還有那‘二皮匠’的營生。

這里所謂的‘二皮匠’,可不是指街頭巷尾那些給皮鞋釘個掌子,做件皮貨的皮匠師傅。同樣是縫補,二皮匠縫補的卻是尸體。

千百年來,中國人都有視死如歸的觀點,認為人死只不過是換了個地方生活,還會再人六道輪回。所以,誰都想死后留個全尸,據說全尸才能全魂兒,死后沒留全尸的,再轉世投胎都是個殘疾。

因此,那些死時缺胳膊少腿,斷頭斷腳的人,下葬前都要找二皮匠給縫上。如果身體部件缺失不全的,就要用竹片根據缺失部位骨骼的塊數,扎出一個完整的骨架,再在骨架上裹上寫了死者生辰八字的紙,用特殊的膠粘在死者的身上,這稱之為‘補’。

這些都是我小時候聽爺爺說的,大些的時候,爺爺再跟我說這些,我就沒興趣聽了。

我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這幾年在外面干過工廠,擺過地攤,跑過銷售,買過保險……就在年前,我還被人騙去搞了兩個月傳銷,爺爺花了一萬多塊錢,好不容易把我贖回來后急了眼,說我這都二十三歲的大小伙子了,沒點手藝可不成,年后就要我跟著他學這縫尸的手藝。

說真心話,這手藝我一點都不想學,一想到要把那些血淋淋,七零八碎的尸塊拼湊成一個囫圇個的人,我打心底就膈應。

再者說了,現下不像古代,沒有了那些死于刑法,戰爭的人,又是在這么個偏僻的小山村里,平日里連具出車禍死的尸體都難得一見,爺爺這縫尸的手藝,一年到頭也派不上幾次用場。就算加上這間杠房,也只是勉強支撐著我們爺倆的吃喝而已。

傍晚的時候,我把出殯用的那套東西給徐福送了過去,回去后一個人在家沒啥事,湊合著吃了幾口飯就躺下了。

這一躺下就沒了點,再次睜開眼睛時,四周一團黑,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耳中響起,仔細聽,那聲兒好像是自爺爺那屋子里傳出來的。

村里多貓,夜里聽到點啥動靜挺正常,我也沒往心里去,被窩里一縮想著繼續睡去!

可這時,院子里卻傳來‘砰砰’的一陣響!

是風吹門的聲音!

風大門響是自然,可我記得睡前,門我分明是落了鎖的啊!這回咋開了呢?

難道是我記錯了?想著,我披了件棉襖就下床,開了院子燈往外一瞅,大門果然大開著!

“娘的,‘毛子’那死狗去哪兒了?門沒鎖也不知道叫喚一聲。”我暗罵著,沖出了屋,小風一吹,那叫一個冷。

我快速的插上們,轉身就往屋里跑,跑到屋門口的時候,我忽然看到毛子蜷縮在西墻根下,彈棉花似得抖。

這天是夠冷的,瞅毛子那可憐樣,我喚它,想著讓它進屋趴爐子根下暖和暖和。

可無論我咋叫喚,毛子就是不動地方,雙眼盯著我,發出‘嗚嗚’的可憐叫聲。

莫非凍瘸了?

我跑去拉它,它梗著脖子往后倒。我急了,伸手把它抱了起來就往回走,可沒想到剛靠近屋門口,一向乖巧的毛子,忽然冷不丁的給了我一口。

“啊!”

我痛呼一聲,手下一松,毛子趁機躥到地下,夾著尾巴跑了。

“呵,這不知好歹的東西,凍死活該!”

我罵了兩句進了屋,打了個冷顫,眼角的余光掃過爺爺房間門的時候,我的身子僵了。

奇怪!

爺爺那屋的門怎么半掩著!

農村的冬天,各家各戶自己生爐子取暖,空間小自然更暖和一些,所以爺爺那屋的門是我特地給關上的。

想想大開著的門,再想想爺爺屋子里那悉悉索索的聲音,我心里咯噔一下!難不成我家招賊了?

不是我神經大條,反應遲鈍。爺爺做這死人生意,附近村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平日里要沒個迫不得已的事兒,誰都不樂意上我們家來。為啥?嫌晦氣啊!這是其一。

其二:我家窮。哪個不長眼的小偷,放著一村子的人家不偷,跑我們家來了!不過既然來了,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氣了!

我拾起門口的笤帚,掂了掂,太輕。又把旁邊的搟面杖拿了起來!嗯,這個稱手!

小心翼翼的靠近房門,用搟面杖的一端往爺爺那屋門上一捅,門開了!借著院子里的燈光,我依稀看到屋里跪著一個人影!我心里冷笑,‘跪著也不成,私闖民宅咋說我也得給你幾分顏色瞧瞧!’

“你他娘的是誰?!”我大喊一聲,在氣焰上我得先把他震住了。吼完,我快速的開了燈。

“啊!!”

燈光亮起的瞬間,我,發出了一聲慘絕人寰了尖叫,隨即蹬蹬后退了兩步,雙膝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媽呀!屋子里跪著的人---竟--竟然是俆爺!

原本尸首分家的俆爺,此刻正跪在地上,一手扶著頭,一手拿著針,正機械般緩緩的,一針一線把自己的腦袋往脖子上縫!而他的身前,擺放的赫然是爺爺縫尸用的笸籮筐子!

小說《深谷鬼錄》 第001章 死人縫頭 試讀結束。

    1. 網游小說

      網游小說目前已經成為小說的一個重要分支,網游小說最先的起源應該追溯到網絡游戲傳奇的開始,在很多網游玩家對網游興起的狂熱中網游小說自然誕生了,可以說網絡游戲傳奇對網游小說的興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同時也因此網游小說只能算小眾類小說,有其特定的讀者群體。網游小說包括虛擬網游、游戲生涯、耽美網游、同人網游,另外電子競技、網游小說,統稱為游戲小說。

    1. 搞笑小說

      搞笑小說以幽默感普及率及程度都不及西方國家,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綁手綁腳的理節太多,以至于「小不敢犯大」、「下不敢犯上」,無奈的局限在能被大眾所接受的范圍內。

    1. 浪漫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大家推薦最新浪漫小說排行榜,整理了浪漫小說名字大全,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浪漫小說。

    1. 報復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大家推薦最新報復小說,報復小說排行榜,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報復小說。

    1. 抗戰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大家推薦抗戰完本小說,還整理了完結抗戰小說排行榜,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抗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