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現情 > 蘇回傾喻時錦小說
《蘇回傾喻時錦小說》最新章節 蘇回傾喻時錦小說蘇回傾喻時錦全文閱讀

蘇回傾喻時錦小說 一路煩花

主角:蘇回傾喻時錦
主角是蘇回傾喻時錦的小說是《蘇回傾喻時錦小說》,它的作者是一路煩花寫的一現情類小說,文中的現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重生、爽文、虐渣、一對一、無虐!】她是令全世界的大佬談之色變的傭兵之王,手中握有一塊古玉,修真、醫....
狀態: 連載中 時間: 2020-03-31 17:31:3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頭疼,炸裂似的疼,一瞬間無數信息和片段涌入到她的腦子里,偏偏耳邊的聲音不停的炸響。

“蘇回傾,這一次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男人皺著眉,聲音里克制著怒氣。

“***!”蘇回傾的眉頭緊緊擰著,她的忍耐力在整個傭兵團中都是數得上的,只是這個時候她額頭上冒出一層層冷汗,下唇被她咬得發白,指尖不斷發抖,可知她承受的究竟是怎樣的疼痛。

然而,對面帥氣的男人看到她這樣,眼中閃過的卻是不耐煩和厭惡。

腦子中的疼痛還在持續,蘇回傾慢慢緩過來,不過還沒大清楚怎么回事。

她應該是被自己研究出來的新型炸彈給炸了,這還能活著?

下一秒,不屬于自己的記憶涌出來,蘇回傾揉了下太陽穴,抬手間,便看到了自己的一雙手,白皙、纖長、細膩,在陽光下白得扎眼——

這么好看的一雙手怎么會是她的!

她常年摸搶訓練,掌心有一層繭。

“嘖?!碧K回傾終于知道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了,這大概不是她的身體。

想到這里,她不由抬頭看向面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長得頗為帥氣,五官極其俊美,輪廓分明,一雙銳利的眸子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穿著銀灰色的襯衫,領帶被扯掉了,襯衫的領口敞著,可以看到隆起的肌肉線條。

走在大街上都是讓一群女生尖叫的那種帥。

蘇回傾想,這個男人如果不是用看垃圾一樣的眼神看她,他們倆還能好好聊天。

男人在忍著暴怒,他說了一堆的話,然而對面的女生卻是一臉不在乎甚至還在走神的樣子,讓他手指忍不住緊握,看著她的目光沒來由的一陣諷刺與嘲笑,“安安能得到你***重視,是因為她給蘇氏提了重要的建議,你有什么資格推她下樓?!如果你不是蘇家的大小姐,你算得了什么?”

他身上的氣勢很強,若是一般人,早就骨寒毛豎了。

但是,眼前的蘇回傾什么人?

曾在僅有十秒倒計時的炸彈面前都能淡定地嚼著口香糖拆炸彈的傭兵之王,能被他嚇到?

“算什么我不知道,不過,”記憶在一點點的融合,蘇回傾的目光對上面前的男人,她雙手***兜里,唇角微微勾起,就在這一剎那顯得邪氣萬分,“讓你滾出我家,我還是可以的?!?/p>

向來都是死氣沉沉的女生忽然間變得明艷起來,男人有點兒不敢置信地眨眼,但是下一瞬間女生已經轉過了頭,看不清她的表情。

“蘇回傾,你在胡說些什么?”男人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冷笑一聲,“看清楚了站在你面前的是誰!”

她活了這么多年,收到了無數的目光,敬仰有、膜拜有、愛慕也有……但是卻從未有人敢用這種厭惡嘲諷的眼神看過她,蘇回傾勾了勾唇。

不過,現在的她急著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沒心情教面前這個男人如何做人。

她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地道:“陳叔,送客?!?/p>

說完,抬腳,離開。

男人站在原地,瞇著眼看著蘇回傾離開的背影,一雙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也只是一剎那間,他又想起了這女生以往的行徑,臉上重新籠罩了一層嘲諷與冷意,“傷了人卻不去道歉也沒有解釋,蘇家大小姐,果然,名不虛傳?!?/p>

回答他的是一聲“砰——”地關門聲。

膽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大了?還是她新出的段數?

一想到這些,男人臉上都是嫌惡,他松了松領帶,腳步一抬,剛想上前,可很快,被一個中年男人攔住了,陳叔笑得極為溫和,非常有禮做了個離開的姿勢,“張少,請?!?/p>

“陳叔,你明明知道這次是蘇回傾太過分了,安安雖然不是蘇姨親生的,但好歹也是沈伯父的女兒!你不覺得蘇回傾這次太過分了?”張明希不喜歡蘇回傾,但是對陳叔卻是極為尊敬,最后只是按了下眉心。

他想不明白,陳叔為什么這么維護蘇回傾這個廢物?

陳叔不回答他這一句,只是笑,但笑容里有著顯而易見的冷意,“請?!?/p>

這一次,陳叔連“張少”兩個字都沒有說了。

張明希抿了抿唇,眼眸晦澀地看向蘇回傾的房門,“陳叔,你轉告她,別后悔?!?/p>

說完之后,他便轉身下樓,眼底都是晦暗不明,半晌后嘴角勾起了一絲嘲諷,蘇回傾,總有一天,你會失去蘇家大小姐這個身份,到那時候,你還能剩下什么?

見人走后,張叔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然后轉頭看著剛剛關起來的門,眼中覆上了一層擔憂。

他嘆息一聲,腦子里忽然就蹦出了小姐剛剛那個漫不經心的笑容,還有那句“可以滾”的話,心頭卻是一跳。

剛剛那個真的是小姐?

以前的小姐,只要張明希一句話,可以為對方上刀山下火海。

方才張明希讓小姐去醫院給沈安安道歉,若是以往,小姐早就已經去了。

可今天,小姐不僅沒有答應,還賞了他一個“滾”。

等等,按小姐對張少癡心的程度,搞不好現在正哭著呢!

“小姐,張少已經走了,”想到這里,陳叔連忙敲了敲門,“你要是現在后悔了,陳叔立馬然把人給你追回來!”

門內依舊很安靜,沒有聲音,張叔心下一驚,“小姐,你開開門……”

房間里,蘇回傾正坐在化妝桌前,桌子上擺著一堆的高檔化妝品。

蘇回傾沒有看這些化妝品,只是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腦子里盤旋著三個字——殺、馬、特!

任誰看到一頭紫色的爆炸頭,想到的都是這三個字吧?

蘇回傾在化妝桌上劃拉了一下,從上面拿起了一根粉色的發卡,將已經遮住眼眸的劉海別起來,白皙的手指精準地拿起了卸妝水和化妝棉,走進浴室洗洗刷刷一番以后,這才看向鏡子里的自己。

鏡子里印出了一張年輕的臉龐,膚色白皙無暇,嫩得可以掐出水來。

雙眉修長猶如墨畫,睫毛纖長濃密,一雙漆黑透亮的眸子,霧氣彌漫,鼻梁俏挺,朱唇皓齒,從眉毛到眼睛道鼻子到下巴,沒有一處不是美得張揚而又肆意。

她的發色是紫色的,一眼看過去亮得刺眼,除去了臉上的一層濃妝之后,殺馬特的顏色也掩不了她的艷色,只覺得只有這種顏色才配得上她一張出色的臉。

向來都是頭發襯人,到了她身上卻變成了人襯頭發。

身上穿著的是一件黑白兩色的校服,應該是改過,很貼合她的身材,左上角用楷體繡了三個字,是她的名字。

脖頸上還掛著一根紅線,她拉出紅線,握著紅線穿起來的一塊雪玉,微微沉思著,梳理著記憶。

半晌后,蘇回傾朝著鏡子勾了勾嘴角,帶著點兒肆意,帶著點兒冷,這是她慣有的笑容。

此刻這種笑容在她臉上出現的時候,不會顯得突兀,而是會讓人覺得眼前一亮,清純與妖艷并行。

“十七?”蘇回傾伸出一根纖細潔白的手指理了理自己一頭的紫發,“年輕了八歲,真好?!?/p>

她慢悠悠地晃出浴室,便聽到了門外面陳叔說話的聲音。

轉身開門,她靠在門邊看著抬手想要繼續敲門的陳叔,姿態懶散隨意,清亮的聲音壓低了好幾度,“陳叔,有錢嗎?”

陳叔被這樣的蘇回傾呆住了,臉還是那張臉,卻又不一樣了,比起以往的空洞的漂亮,眼下的小姐一舉手一投足間都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聽到小姐的聲音,他下意識地掏出了幾張紅票子,“夠嗎?”

“當然?!碧K回傾笑瞇瞇地接過錢,伸手彈了一下,“謝謝陳叔,我晚上回來?!?/p>

說完,靈巧地越過陳叔下樓。

她似乎是嫌棄回旋樓梯太浪費時間,走到一半的時候,將錢揣進兜里,雙手一撐,翻身一跳,眨眼間就下了樓,動作輕盈瀟灑,別起的劉海露出了她光潔的額頭,她漫不經心地挑了下散到胸前的頭發。

白皙的手指繞著紫色的長發,像是從漫畫里出來的美少女!

這個樣子有種說不出來的靈韻,讓剛剛從廚房出來的女傭愣了又愣,等等,這是他們的小姐?!

陳叔終于反應過來,不過只看到蘇回傾遠去的背影,他連忙探出頭喊道,“哎——小姐,你的病還沒好……不會又要去找張少吧!”

“不是!”蘇回傾沒有轉身,只是朝身后揮手,緩緩朝門口走去。

陳叔沉痛地看著蘇回傾的身影,最后深沉地嘆了一口氣。

顯然是不相信她的話!

蘇回傾揣上了票子,一邊朝大路上走著,腦中在梳理著記憶。

毫無疑問,她是死了,不過又重生到這個與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這個女孩的人生,有點兒意思。

蘇回傾是青市蘇家的小姐,也是唯一的小姐,深受母親與外公的寵愛,也正是因為如此,養成了她如今的性格,十足的小太妹,打架斗毆樣樣在行,吃喝玩樂無師自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這個敗家傻愣的小姐還有一個未婚夫,就是剛剛那個讓她去醫院道歉的男人,張家大少爺張明希。

張明希這個人帥氣多金又有能力,是青市有名的鉆石王老五,原主對他死心塌地。

可惜,一個類似于廢物垃圾一般的她,張明希怎么會看得上?

尤其是在完美無缺的同父異母的妹妹沈安安的襯托下,蘇回傾就是個污點一般的存在!

沈安安,成績年級前十的三好學生,只比蘇回傾小了幾個月,年僅十七歲,因為其聰明的大腦,對商業很有一套研究,一來到蘇家時就被沈父帶在身邊,出席各種名流宴會,容貌出色,舉止有禮,氣度優雅,比蘇回傾這個大小姐更像蘇家的正牌小姐。

反觀蘇回傾,成績也是前十,只不過是倒數前十,小太妹一個,愚鈍不堪,家族事業一竅不通,打架斗毆樣樣在行,青市的名流世家提起她都是搖頭嘆息。

蘇回傾與沈安安,這兩個人,簡直就是鮮明的對比。

容貌出色、成績優秀、性格溫婉、在商業上頗有天賦,沈安安太過完美了,以至于連張明希都忍不住被她吸引。

在得知沈安安被蘇回傾推下樓之后連夜從外地趕回來,還不忘特地來蘇家別墅警告蘇回傾!

至于沈安安為什么會從樓梯上滾下來,聽說是因為在學校里,她們兩人發生摩擦,之后對方就滾下了樓梯,不過事實真相是什么沒人知道。

但是這在其他人眼里,蘇回傾就是故意推沈安安的。

這一下,她算是徹底坐實了惡毒之名,在學校里真是——人見人惡的紈绔廢物!

蘇回傾想到這里,不由勾唇笑了,只不過漆黑的眸底卻散發著一股冷冽的寒意。

道上敢欺負她蘇回傾的,有兩種,一種是想去見閻王的,一種是已經是去見了閻王的!

小說《蘇回傾喻時錦小說》 001王者重生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