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玄幻 > 武碎蒼穹
《武碎蒼穹》最新章節 武碎蒼穹凌玄天鐵凌霄全文閱讀

武碎蒼穹 大漠孤煙

主角:凌玄天鐵凌霄
主角是凌玄天鐵凌霄的小說是《武碎蒼穹》,它的作者是大漠孤煙寫的一玄幻類小說,文中的玄幻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滄溟海上獸登岸,墨荒林中靈獸出。北邙山巔圣人現。草原深處異人降。生死造化功在手,五行陰陽遁傍身,一笑....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6:24:16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玄龍大陸,東有滄溟之海,不知其深;南有無盡草原,不知其廣;西有墨荒深林,不知其險;北有北邙高山,不知其高。更有著許多修煉門派,隱世家族遍布大陸。

大陸有東玄、大清、天幽三國。彼此征伐不斷。

玄龍一千三百三十六年,大清天幽合共七十八萬大軍,南征東玄,半月之內,東玄連丟十三城,邊疆告急。

四月初十,東玄帝國一代軍神,凌空玄毅然領兵北抗兩國聯軍,率東玄鐵騎四十六萬,三月之內,不僅奪回了丟失的十三城,還連克大清,天幽七城,于渭水旁,以二十萬鐵騎背水而戰,閃電戰戰敗兩國合共七十八萬大軍,直逼兩國國都,同年,遭暗算,卒于疆場。

主將身亡。數十萬將士均渾身無力,如同中毒一般,喪失戰斗力。兩國抓住時機,大軍南向直指東玄國都武昌。

國外動蕩,國內亦不平靜,而故事便發生在這內憂外患的武昌城中。

東玄帝國,武昌城中。

不論是貧民百姓,還是高官顯爵,均是身披縞素、頭戴白巾,自發聚集起來,往著北城門口趕去。

在武昌城城西,有著一所庭院,在庭院之中,站著一人,面色蒼白,兩邊鬢角已泛白,身上血跡斑斑。所站之人佝僂著身子,一只手握著腰上佩劍,一雙虎目當中浸滿了淚水。

男子抬起手來,一巴掌拍在了面前一位少年的臉上,直接將男子拍飛到了地上,大聲怒吼道:“醒醒吧!玄天。”

少年不顧臉上那火辣辣的疼痛,從地下爬起來,抓著劍無心的衣服,不停的晃著:“叔父,這不是真得,前幾天兄長還連下兩國七座城池呢,兄長不會有事的……”

然后凌玄天放開了抓著劍無心的衣服,便如同瘋了一般,晃晃悠悠的朝著府門口而去,口中不停的喃喃道:“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不會兒功夫,凌玄天便來到武昌北城門。映入凌玄天眼簾的是一群熙熙攘攘的白衣人。

“凌將軍怎么就這么沒了呢,凌將軍忠義之士怎么年紀輕輕就卒于疆場了呢。”

“誰說不是呢,不管是凌老將軍還是凌將軍都愛民如子,老天不長眼啊。”

“是啊,這般愛民如子的將軍……”

這時,凌玄天晃晃悠悠的來到一位正在說話的白衣中年人身旁,抓著男子衣衫大吼道:“我兄長沒有死,對不對,你回答我。”

那身著白衣的中年人,看到凌玄天瘋癲的模樣搖搖頭:“二公子節哀,大將軍確實是走了。”同時身旁的眾人也都安慰起凌玄天來:“逝者已逝,二公子節哀啊。

一聲聲的節哀,打碎了凌玄天心中那僅剩的僥幸,接著泛紅的眼眸又是兩行眼淚流下,然后凌玄天便癱坐在了地下,低下了頭,沒有了聲音。

也就在這時,空蕩蕩的北城門突然出現了一輛車轅。

無數人的眼眸都盯著那一輛車轅。一匹汗血寶馬拉著一輛車。車上是一席白布,白布下面則是一代軍神凌空玄的尸身。

在城門口隊伍的最前方,站著一位表情肅穆的半老之人。一雙如黑洞般的雙眸緊盯著面前的馬車。滿身的白袍披在身上,佝僂著身子,給人一種英雄遲暮的感覺,正是東玄的皇帝陛下,鐵凌霄。

滿頭花白的鐵凌霄佝僂著身子來到面前的馬車旁,掀開了那還披在凌空玄身上的白布,露出了那一張英俊年輕的面孔。

鐵凌霄伸出手來,將凌空玄半睜著的雙目合了起來,手在雙目之上停頓了片刻,仿佛在思考著什么,然后嘆了一聲便又將白布蓋了上去。

也就在這時,一旁凌玄天低著的頭突然抬了起來,一臉的悲痛的來到那馬車前,兩雙手哆哆嗦嗦的又掀開了那白布,又露出了那英俊,年輕的面孔,細看之下,跟凌玄天有著九分的相似。

凌玄天伸出手來,摸了摸那冰冷的臉頰:“兄長,你說好的功成而歸呢,現如今凌家就我一個人了……”

鐵凌霄在一旁,抬起手來拍了拍凌玄天的肩膀:“玄天節哀,空玄抵兩國于北疆,現如今為國捐軀,這一份功績,東玄不會忘的。

凌玄天聽到這話語,抬起頭,一雙通紅的雙眸,盯著鐵凌霄,眼中透露著傷悲以及憤恨,沒有絲毫膽怯的朝著鐵凌霄說道:“兄長為國捐軀,這份功績東玄是不會忘記的,但希望陛下到時候也不要忘了……

一旁的劍無心連忙過去拉開了凌玄天:“玄天,胡說什么,讓開,先讓你兄長入土為安。”

這時,鐵凌霄滿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凌玄天,轉過身朝著身后喊了一聲:“迎英雄歸國,頓時便響起了漫天的哭泣聲,還有著陣陣粗豪的聲音:“滿門忠烈,三世軍神,疆場揚威,無人不識……”

凌玄天一直在后面跟著那馬車,看著自家兄長的面容,仿佛要將這面孔銘記于心,不知不覺便來到了自家的祖地,一座座的土丘,彰顯著滿門的輝煌……

武昌城西,凌府當中。

凌空玄下葬已有三日,三日當中,本來沒人來往的凌府也變得熱鬧起來,一批又一批的人來拜祭凌大軍神,均是一臉肅穆而來,悲痛淚流而去。

劍無心剛剛送走了一批人,嘆了一口氣。這時,一位侍女從后院一路小跑到兩人跟前,一邊喘著氣,一邊急切的說道:“醒了醒了,……”還沒等說完,一臉慘白的劍無心便邁開步子,佝僂著身子朝著后院走去。

后院,西廂房當中,凌玄天躺在床上,正雙目無神喝著剛熬的粥。看到劍無心匆忙進來,放下手中的粥,一臉平靜的說道:“叔父,從墳地出來之后,我昏迷了幾天了?”

劍無心看著自己面前一臉肅穆的凌玄天,與往日紈绔的身影完全重合不到一起,顯得那么的不真實。

直到凌玄天又開口問了一邊,劍無心才反應過來,說道:“昏迷三天了。”

就在這時,凌府的管家梅寒霜一臉氣憤的推門而入,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快速的說道。“出事了。”

劍無心朝著推門而入的梅寒霜說道:老梅,怎么回事。”

“咱們凌家的所有產業今天全部都遭到了擾亂,怕是等不到明天就要全部關門了。

“查出是誰下的手沒有?”劍無心一臉憤怒的說道。

“上官左相。”梅寒霜同樣一臉冷冽的說道。

“空玄新亡,上官府就迫不及待的下手了啊。上官寒這老匹夫。”

就在這時,凌玄天突然平靜開口了:“不用管他,送給他那些產業又有何妨。”

聽到凌玄天的話語,劍無心一轉身看向了凌玄天那平靜的面孔。

凌玄天坦然的直視劍無心的雙眸:“叔父,我這些年雖不務正業,但那是因為兄長還在,現如今沒人護著我了,我也不能繼續那樣了。

劍無心想了想,嘆了一口氣,說道:“空玄臨終讓我告訴你,先有國,方有家啊,謹防南方。他說你能明白他的意思。

“嗯,我知道了,叔父,你難道還不準備告訴我真相?你跟刀無垠叔父加上兄長,三名六重天強者,在疆場之上會兩死一傷?”

劍無心看著凌玄天那銳利的目光,嘆了一口氣:“確實不是那么簡單,西南萬毒門插手,并且國外必定有內奸啊。

聽了劍無心的話語之后,凌玄天閉上了雙目:“我知道了叔父,你們出去吧,讓我靜靜。

劍無心跟梅寒霜推門而出,并且直接帶上了房門。

后院當中,兩位都年過四十的中年人相互說起了話。

“空玄說的沒錯啊,這小子不簡單啊。唉,如果不是八歲那年生了意外不能修煉,玄天怎么會甘心做個紈绔子弟呢。”劍無心沖著梅寒霜說道。

“是啊,只不過,這一幕,大公子看不見了啊。”

兩人出去之后,房間中僅剩凌玄天一人。凌玄天從床上下來,站在了地上。一臉平靜的自語道:“內奸,除了上官家還能有誰。還有西南萬毒門,早晚我要去上一趟。上官寒你等著……”

“兄長,值得嗎?但既然你說了,那我便聽你的。不過,我也要拿回些本該有的東西來,西寧候遠遠不夠啊。”凌玄天又嘀咕道。

翌日清晨,凌玄天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了凌府,便直奔當今皇帝的親哥哥-靠山王鐵凌云鐵老元帥府邸前。門口稟告之后,便在門前靜等。

鐵凌云一聽凌玄天來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但想了想,凌空玄新逝,便讓管家將凌玄天領了回來。

進入正堂之后,一番禮儀之后。

滿頭白發,已六十多歲的高齡的鐵凌云率先開口道:“你來干嘛?不好好在家呆著?”

聽到這煩躁的語氣,凌玄天也是一陣無奈,凌玄天也知道自己平時行事太過,沒有給老元帥留下什么好印象。

不過既然都來了,那正事還是要辦的,于是抬起頭來,一雙眼眸直視著鐵老元帥。

鐵凌云看著面前一臉平靜的凌玄天,才想起剛剛進來時凌玄天不論是禮儀還是言辭都挑不出任何毛病。儼然沒有以前紈绔的風氣。

“鐵元帥,今日侄兒前來,乃是兄長遺言,讓老將軍防備南方草原。”

鐵老元帥聽到凌玄天的話,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開口道:“玄天,節哀,人死不能復生。今日看你如今這樣,老夫也能放心了,孩子,記住,莫要丟了凌家的臉面。”

“老將軍放心了,此一時彼一時,小侄不會丟自家臉面的。小侄也知人死不能復生,兄長為國捐軀,馬革裹尸,侄兒相信,陛下跟東玄百姓不會忘得。”

“看到你這般模樣,空玄必定會高興不已的,可是看不到了啊。”鐵凌云低著頭,嗚咽的說道。

“逝者已逝,家兄為國捐軀,更是封候西寧,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老元帥不必悲痛。”

鐵府正廳門口,鐵凌云目送著凌玄天離去,摸了摸胡須:“封候西寧,也算是功成名就,空玄啊,你這兄弟性子比你烈啊。凌酩啊,你有兩個好兒子啊。也罷,凌霄這些年做得確實有些過了啊。”

凌玄天出門之后,心中一陣后怕,“封候西寧,也算是功成名就”這一句夾槍帶棒的話便讓凌玄天心生驚懼。

雖說異姓不封王,但三代效忠,滿門效死,只封一個侯爺,何來功成名就之說。

雖說老將軍是軍方巨擎,但老將軍同時也是當今皇帝的親兄長啊。

嘆了一口氣,凌玄天便換了個方向,進入一處客棧,在里面呆了半刻鐘之后,便滿臉陰沉的邁步往著凌府方向而去。

凌府后院,凌玄天剛走進后院,面色煞白的劍無心便走了過來。

“玄天,怎么樣,還順利不。”

“嗯嗯,一切順利,叔父,凌府的產業能變賣的就變賣了吧,與其被迫關門,不如直接出手變賣,還能換回一些財產來,還有叔父,你傷勢未愈,趕緊去調養一下傷勢吧,府中丹藥什么的,不要吝嗇,先養好傷再說別的。”

等到劍無心走后,凌玄天閉上雙目沉思了起來,近中午時分。一陣似公鴨一般的聲音便在凌府當中響了起來:

凌府凌玄天聽旨……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小說《武碎蒼穹》 第一章,凌家有怨 試讀結束。

    1. 諷刺小說

      諷刺小說是小說的一種。它的特征是用嘲諷的表現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極落后和腐朽反動的事物。在藝術表現上,這類小說充分調動各種諷刺藝術手段,用夸張、巧合、漫畫式描寫等手法突出被描寫對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強烈對比,極其簡潔尖銳地把人生無價值的東西撕破給人看,引發讀者從中得到否定和貶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悅,達到警誡教育或暴露、鞭撻、抨擊的目的。

    1. 神仙妖精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神仙妖精小說排行榜,以及好看的神仙妖精小說,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神仙妖精小說。

    1. 宮廷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宮廷小說免費在線閱讀,整理了宮廷小說排行榜,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宮廷小說。

    1. 監獄題材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國內最新監獄題材小說,整理了監獄題材小說排行榜,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監獄題材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