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玄幻 > 千古邪魔
《千古邪魔》最新章節 千古邪魔古振東李啟彤全文閱讀

千古邪魔 三生魔

主角:古振東李啟彤
主角是古振東李啟彤的小說是《千古邪魔》,它的作者是三生魔寫的一玄幻類小說,文中的玄幻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誰讓我痛苦,我便像誰揮拳!哪怕是這天,那我也要拼盡最后一絲力氣,流干最后一滴血狠狠的向他揮拳!.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6:30:2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某年某月某不可知其名之地!



  是的,這場戰斗或者說是戰爭已經持續的太久,久到眾人已忘卻了時間,一年?十年?亦或是無數年。



  而說其為不可知其名之地,只是因為認不出這里原來叫做什么地方,不過沒有多大影響,凡走過,那么便通通稱為廢墟罷了。



  又一個廢墟之上,憑空多出來了一群...不,是兩群人。



  “誒,這已經是第四個了,收手吧,你知道的,”聲音略微一頓,隨后鏗鏘有力的響起:“你們贏不了!”



  是啊,的確贏不了,贏不得,也沒有贏的希望。可是!



  可是我還是想贏啊!



  破天雖沉默著,但他那從始至終都未曾皺過的眉頭,忽地顫了顫。對面的人群還沒來的及欣喜慶祝,便一個個臉色發白,暗暗叫苦。



  破天依舊沒有皺眉,反而向上挑了挑,顯得是那么的瀟灑隨意,愜然悠哉。好似對面這無數天神兩界的高手,對他而言,就像小丑一般。



  “哼!”不得不怒,那人頭戴皇冠,身穿血色神袍,右手搭在腰間的長劍之上,就如一名俯察世間的帝王一般,嗯,如果右手不抖的話效果更佳。



  “修羅天主,若不服的話你我可再戰!”破天瞥了那皇冠一眼,語氣淡漠到令人發指!



  “你!”修羅天主臉上一陣鐵青,憤然拔出長劍怒道:“戰便戰,當本天主怕你!”



  正欲出戰的修羅天主被一書生攔住,“莫怒莫怒。”書生瀟灑的甩開手中折扇,卻不料早已殘破不堪,尷尬的笑了笑,卻向破天問出了個問題。



  “破天,何為破天?”



  “是我,殺掉你們!”



  書生聞言苦笑,搖頭嘆道:“何必呢?修行到我們這個份上都不容易,何必要這樣作踐自己?”



  破天冷笑不言,或者說他不屑回答這樣幼稚無趣的問題。



  書生再次尷尬,但他卻也不惱,繼續說道:“天界這地方不比你們的神界仙界亦或魔界,這里的天主換的異常的快,若我今日戰死,那么明天...或者今晚九霄天界就換主人了,那時也不會有人再記得我...”書生長吁一口氣。



  “所以?”破天神情凝重。



  “所以我不想死啊!”書生好似鼓足了所有力氣朝破天吼道:“所以我不想死啊!可是你偏偏是破天!你特么的為什么要破天!”



  破天沒有說話,臉上的凝重盡數化作了憐憫...還有嘲諷。



  書生終于怒了,冷冷說道:“破天,你所率領的魔族戰將還能有多少?一起上吧,就當做決一死戰!”



  破天冷笑連連,“怎么,不怕死了?”



  書生搖了搖頭,“怕死,但不怕你!”是的,怕死,卻不怕你!因為破天殺不了書生!所以不怕!



  破天沉默,他知道書生比修羅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尚且連修羅都殺不掉,更何況書生?但這不重要,殺不掉,那也要殺!



  “那就來,戰!”破天一聲怒吼,首先沖向了書生,書生雖說不怕,但神情依舊凝重,破天是誰?那可是殺了四個與自己同樣身為天主的殺神,又怎能不怕?



  看著戰在一團的破天和書生,修羅拔出長劍來,卻未踏出一步,表情無比難看,只因他面前站了個人。



  “你的命,我收下了。”那人語氣淡然,好像收條命就如收份禮物那么簡單。



  “九曲盤龍?你竟自甘墮落與魔族為伍!”修羅執劍厲喝!



  九曲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說道:“你還打不打?不打我去找別人了!”



  修羅臉色一窘,他很想說你老人家快去找別人吧,別在這讓我擔驚受怕。要知道,九曲成名之時,那時還是在太古之戰之時,別說是修羅了,就是他上上上任天主,可能還在玩泥巴。



  “無趣至極!”九曲惱怒,一巴掌就拍向修羅,兩人隔著數十丈,但這道巴掌好似跨越了空間,毫無聲響的來到了修羅面前。



  修羅面有疑惑,難不成這九曲只是盛名虛士,這輕飄飄的一巴掌實在是看不出有絲毫威脅。



  “快退!”一聲爆喝在修羅耳邊響起,修羅不疑有他,連忙倒退,只見一道銀光閃過,與那道巴掌相撞,猛然一聲巨響,一時間竟驚住了在場的眾人。



  “咳咳...九曲盤龍皇,佩服!”一身銀甲出現在爆炸的中心位置。



  “哦?原來是空間掌控神,嘖嘖嘖,的確厲害,連我這手都能破掉,不過比起圣族的那位,你還是差了些。”九曲饒有興趣的看著那身銀甲包裹下的人影。



  “惶恐至極,在下怎能和圣祖相提并論!”銀甲人微微欠身,算是以后輩身份向前輩行禮了。



  九曲點了點頭,沉吟道:“若不是你,修羅早已經死了。”



  修羅臉色蒼白,頭上皇冠也在急退中扭歪。他現在才明白九曲剛才的那一巴掌,為什么會跨越空間直接到自己面前。



  那哪里是跨越啊,分明是擠壓才對!



  是的,是擠壓,九曲以無比恐怖的力量,瞬間將數十丈的空間擠壓成一個面,就是那個巴掌,可想而知,這個巴掌得有多強?



  修羅本就善戰善殺,可面對如此恐怖的力量,他也只有被殺的份。



  擠壓空間,要知道這被擠壓的是天界的空間,能承受如此多強者同時大戰,可見這天界豈止是穩固二字可以形容,可就算如此,依舊被九曲憑借力量破壞。這...看著遠方的九曲,修羅汗如雨下。



  “走,或者和他一起死!”九曲瞇著眼睛說道。



  銀甲人略微沉默,就在修羅快要絕望之時,卻向前踏了幾步,與修羅并肩,緩緩道:“斗膽請教!”



  這注定又是一場戰斗,生死決戰!



  可破天所率領的魔族眾人在連續滅掉四個天界后死的死傷的傷,其戰力已經十不存一,處境危險至極。



  破天與書生戰!



  九曲以一人對戰修羅和銀甲!



  魔族十八將僅余的八將纏斗另外兩位天主以及四位巡天使。



  以九曲之侄魔龍焚天為首的七大守族魔獸與以火神風神雷神為首的神界諸強死戰!



  更有魔族無數戰士與余下四大天界的天兵廝殺。



  混亂的戰場,到處流著鮮血,這些盡是神血魔血,凡人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在這里分文不值。平日里叱咤風云的神魔,在這里只能步步為營,時刻擔心著魂歸幽冥。



  不一會,剩余的魔族八將用三換一殺掉了一位天主,余下人皆沉默著,可眼神中卻是一份決絕。于是,他們都死了,只不過路上并不孤單,因為他們也帶走了兩位巡天使。



  巡天使,從不比天主弱。



  他們敗了,一名天主加兩名巡天使足以影響局勢,于是,魔族也要敗了。



  破天攥著拳頭,深紅色的血從他的胸口噴出,那里有個洞,寬兩寸,深...已經穿透。



  書生用左手拔出肩部的斷劍,虛弱的半跪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咳出血來,但至少不會死。



  “為...為什么?為什么那一劍不刺進我的脖子而是肩膀?”書生很是不解,再他用長劍刺穿破天時,破天折斷長劍卻刺在了他的肩膀。



  破天神情淡漠,好似那個血洞不是在他身上一般,“聽說你手中的劍是從劍仙哪里奪來的君子劍?”



  破天不屑的笑了笑,轉身就走......君子劍,君子用之斬君子!



  “為什么不殺我?”書生痛苦的站了起來。



  “今日能殺你,那么我隨時都能殺你,何必著急?”



  “哈哈哈哈!”書生一陣肆意的大笑,狠狠說道:“我賭你活不過今天!”



  “用你的人頭賭嗎?”破天笑著,笑的好不歡快。



  書生敗了,破天勝了,但是...魔族卻敗了。



  看著遠方突然出現的黑霧以及綠油油的森然鬼火,破天臉色一片鐵青,憤然怒道:“叛徒!”



  這是他在這場戰爭中第一次色變,也是第一次憤怒!



  魔族無數人看著那片鬼霧,皆面色蒼白憤怒無比,只因那霧自幽冥中來。



  鬼族!幽冥鬼族!



  世界上僅次于人族數量的種族!



  密密麻麻無邊無際的鬼族在森然恐怖的鬼霧下直接涌向了魔族戰士。



  鬼族不怕死,因為本來就是死人。



  但并不是滅不掉,只要滅其靈魂就能殺掉。可滅其靈魂又哪有直接抹脖子容易。



  魔族潰不成軍。



  破天大怒,猛然一掌拍向鬼霧,雖讓他打出一片空地,可瞬間又被周圍的鬼霧涌入。竟...竟沒有效果!



  “撤!所有魔族之人速速撤退!”破天爆喝一聲,又瞬間給九曲傳音:“前輩,麻煩你了,我來殿后。”



  九曲沒多說什么,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優柔寡斷的人,怒喝一聲竟一拳擊退了修羅和銀甲。



  猛然飛天,化作了一條千丈巨龍,龍尾一擺,不知抽飛了多少天兵鬼卒,龍頭傲然抬起,巨口一張,竟突出了一座陣法來!



  “傳送陣!”書生眉角一挑,覺得不可思議中卻理所當然,破天會不給自己留后路?



  “守陣!”破天一聲怒吼,七大守族魔獸立刻脫離對手跑了回來,立于陣法周圍。



  “魔族族人聽令!百人一次傳送,其余人拼死守陣!”破天看著天神兩界的人以及幽冥的鬼,冷冷說道:“絕不能讓這些東西向前一步!”



  聽著破天的滿是決絕的話語,不止魔族沉默,就連亂糟糟的鬼族也沉默了下來。



  “如何?”一身流云火甲的火神問向書生等人。



  一陣沉默,沒有人愿意去承受破天的怒火。



  “擒賊只需擒王便可。”一身銀甲的空間神說道。



  “斬草若是不除根,只怕...”



  “除的了嗎?”書生長嘆。



  是啊,斬草不除根,皆是禍患。但如今的問題是...除的了嗎?



  “讓鬼族沖鋒!”除修羅書生之外僅剩的一位天主,霜華,一位冰美人。



  “哦?憑什么?要知道,鬼皇對女人沒有絲毫興趣。”風神打量了幾眼霜華的身體,神色滿意且不斷點頭。



  霜華冷冷的看著風神,“此戰后,我必殺你!”然后不再看風神那略顯蒼白的臉,閉上了眼睛好似與誰交流著什么。



  不一會,鬼族動了。瘋狂的動了,不要命似的都涌向了整個陣法,而此時,魔族人才走了一半不到。



  破天神情沉重,半響后冷聲道:“殺!”



  是的,就只有一個殺字,對于這種骯臟低等的生物,愿意給狗做狗的***奴隸,那么就只有殺!來多少,殺多少!



  畢竟不會人人都是破天,敗了,徹底敗了!



  “帶他們走!”破天又一次傳音。



  九曲沒有多說,口中陣法突然大亮,那簡直比太陽還要亮,竟一時讓眾人閉了眼,讓鬼族折損過半!



  待亮光消失后,隨之消失的還有九曲和所有魔族人......不,還留下了一個人。



  那人緩緩抬頭,掃視著這整個世界,深邃的眼中竟如星辰一般明亮,伸臂,仿佛要擁抱整個世界,實則不然,他只是伸個懶腰罷了。



  的確,只是伸個懶腰!為了能舒服盡情一戰!



  “都來吧!戰!”破天朗聲大笑,這笑聲驚天動地,這笑聲震古鑠今,這笑聲就如一把舉世無雙的利劍刺進眾人心頭,讓所有人膽戰心驚!



  距此不知多少萬里的混沌之中,有一被紫光包裹的奇異小島,小島上有一棵不知需多少人才能合抱的大樹,茂密的樹葉下粗壯的樹根上坐著兩個下棋的人,只能看清楚那是兩個人,很朦朧很神秘。



  執白棋的人又落了一子,緩緩嘆了口氣道:“你輸了。”



  “何以見得?”執黑棋的人反問道。



  “你的棋已成死棋難不成還能贏?”



  “不能贏不見得會輸!”



  “哼哼,好生無賴,你以為我會給你和棋的機會嗎?”白棋人冷笑連連。



  “哈哈哈!”黑棋人卻是大笑。



  “笑什么?”



  “笑可笑之人!”



  “有何可笑?”



  “你可笑,你的話可笑,你給的機會更可笑!”



  白棋人似乎一時不能理解,竟沒有出聲。



  “啪!”一枚黑子猛的落在棋盤上,竟有股起死回生之感!



  “我!從來都不需要你給機會!”黑棋人的聲音充滿傲意:“其樂無窮者,不需要機會!”



    



  



  

小說《千古邪魔》 楔子 試讀結束。

    1. 輕小說

      三六五小說每天推薦好看的輕小說,整理輕小說最新排行榜,輕小說,可以解釋為"可輕松閱讀的小說" 輕小說是以特定故事描繪手法所包裝的小說,其手法的特色在于提高故事傳遞給讀者的效率。

    1. 軍婚小說

      軍婚小說是一種小說的類型,主要以軍人愛情生活背景寫的小說作品。三六五小說為您整理收集了所有軍婚題材的小說,方便大家閱讀。

    1. 抗戰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大家推薦抗戰完本小說,還整理了完結抗戰小說排行榜,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抗戰小說。

    1. exo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好看的exo小說,還整理了exo小說排行榜,以及exo小說大全,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exo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