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三六五小說 > 玄幻 > 弒天戰紀
《弒天戰紀》最新章節 弒天戰紀夏芒殷羨仙全文閱讀

弒天戰紀 歲寒

主角:夏芒殷羨仙
主角是夏芒殷羨仙的小說是《弒天戰紀》,它的作者是歲寒寫的一玄幻類小說,文中的玄幻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當仙墮落成魔,當漫天佛陀都放下了慈悲心,當諸神永寂……我該如何?傲世疏狂風骨,江雪埋骨皇屠,一場寂滅....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19-12-06 16:25:5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風雪覆傾天。

巍巍昆侖,拔地三千丈,直沖霄漢,它屹立在風雪中,巍然萬年不倒。

懸在云端里的昆侖……

而昆侖之上,神山之巔,則坐落著一座歷經歲月洗禮的蒼茫古城,史稱永恒皇城,它是“永寂”人間的至尊地,歷光陰而不朽,與世長存。

它亦是大夏皇庭。

天下永寂,世事浮沉,尊“大夏”為皇已逾九萬載。

九萬年來,大夏執掌人間的至尊皇道,四海升平,諸王拜服,威勢喧天赫地,可謂一時無兩,但世事滄桑變幻,這人間又哪有永恒不朽的皇朝。

曾盛極人間的大夏終究還是沒落了,走到了盡頭。

盛“夏”將傾!

風雪過天城,湮沒了昆侖,卻掩不住那沖霄的血光。

此時,昆侖之巔的皇庭上,已然橫尸遍地,血染紅了雪,刺眼的紅,但戰亂廝殺聲早已沉寂了,顯然諸事已定。

國將不國,大“夏”將傾!

眾人無聲,他們皆望向對面的皇庭,那里有一個青年男子,孑然而立。

青年男子穿著金縷銀袍,面容清逸而平淡,他手持一柄古刀,背負皇庭,傲然而立,獨對諸敵,絲毫不顯驚慌。

他背后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大夏皇庭了,前方卻是天下敵!

風雪中,一人一刀,孤立于皇庭前。

這一刻,這偌大的天下,這巍巍昆侖,曾象征著無上權勢的大夏皇庭,都成了他的背景。

眾人凝望著持刀而立的青年男子,眼神復雜莫名。

“何必再掙扎?”

對面,一位紫袍中年人走出,他龍行虎步,氣勢磅礴,漫空飛雪自動隔開,不沾衣袍,舉手投足間盡顯強者姿態,“夏已亡,獨剩你一人支撐,即便你手握大夏龍雀,也改變不了夏亡的結局。”

“一個人的江山,終歸末路,大夏氣數盡了。”

他望著青年男子,漠然道:“夏芒,你登基不足七日,這人世間有太多事你不懂,若再執迷不悟,連亡國之君你都做不了了。”

亡國之君!

眾人神色變幻,對面身穿金縷銀袍的持刀青年,正是第一百六十八代夏皇,可惜他登基不足七日,大夏皇座還沒坐穩,就被趕下了臺。

事實上,近些年來,大夏一直處于風雨飄搖之中,內憂外患,水深火熱,上一代夏皇無蹤,留下遺昭,傳位于七皇子夏芒。

故此,月前,夏芒修行歸來,就直接被推上了皇位。

一個剛滿雙十之齡的青年,一步登頂,君臨天下,這是何等的榮耀?可惜這一切都是鏡花水月罷了,如今大夏傾覆,他已是亡國之君。

“我確實不懂。”

夏芒開口,嗓音平靜,自嘲道:“我大夏人杰地靈,英才濟濟,高手如云,可為何說亡就亡了?父皇正值春秋鼎盛,乃扶搖問鼎的大尊者,法力蓋世,為何會突然無蹤,又因何傳位于我?幾位皇兄俱是一時之人杰,修為才情冠絕同輩人,可他們如今又身在何方?”

他心底有太多的困惑,按理來說,這個大夏皇位怎么都是輪不到他坐的,可他偏偏登基了,接下來,就成了亡國之君。

紫袍中年人面色有著瞬間的變幻,很快隱去。

夏芒銳利的眸子掃視四周,他看向三公、神武王、諸王侯等,那些大夏曾經的股肱之臣、精銳衛士,如今卻是死的死、殘的殘、降的降,這偌大的皇庭,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煢煢孑立,孤立無援!

“誰能幫我解惑!”夏芒清朗的嗓音傳遍皇庭。

死去的人無聲,活著的人沉默。

“亡夏者,殷也。”突然,有人高呼出聲。

“殷?”夏芒瞳孔驟縮,“是殷皇朝?”

古老的殷皇朝……

夏芒愕然,無法置信。

要知道,在九萬年前,大夏正是奪了殷皇朝的天下,永寂人間九萬載,如今殷皇朝又亡夏,再次登頂,執掌人間,那豈不是說殷皇朝……復辟了?

“殷皇朝還有后裔在世?”

夏芒瞇起了眼睛,據他所知,當年大夏在奪取了天下之后,已然將殷皇朝的血裔趕盡殺絕了,難道還有漏網之魚不成?

夏芒正沉思間,對面的人群卻自動分開,一道潔白的倩影走出。

這是一個美麗絕倫的女子,她人比衣白,比雪白,三千青絲垂掛,直垂至小腿處,如雪中的精靈,凌波微步來。

她永遠都是清清冷冷的模樣,脫俗而超然,如謫仙人般,不染凡塵。

“是你?!”夏芒身形劇震,驚愕道:“你是……殷皇朝的后裔?”

這個白裙女子他何其熟悉?

小南國,坐忘峰,他跟著這個女子修行,七年如一日,她是他修行的領路人,算是他的師父了,怎能不認得?

白裙女子越眾而出,所有人退后,望著她,眼神恭敬。

夏芒將這一切盡收眼底,他望向白裙女子,眼神復雜異常,他從未想過,他最大的敵人竟然是這個永遠都清冷平靜的女子。

那夢幻般的日子,那往昔如畫的景致,流年里的相依……如今想來,真像是一場夢啊。

他望著白裙女子,眼神恍惚,猶若隔世。

“羨仙?”夏芒收斂情緒,笑了笑,道:“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叫做殷羨仙吧?”

白裙女子殷羨仙,她望著身穿金縷銀袍的夏芒,靈眸平靜,清澈無痕。

“一個人的江山,誰來挽?”殷羨仙望著持刀的夏芒,平淡地道:“夏已亡。”

“你曾說過,我沒有帝皇之氣,即便僥幸繼位,也定然是亡國之君。”夏芒望著殷羨仙,神情復雜,“只是我沒想到,是你讓我成了亡國之君。”

眾人皆不語,大家都清楚,這兩人之間有一段往事,只是這之間究竟有多少情分,他們卻是不得而知了。

“放下大夏龍雀,你可以離開。”殷羨仙沉默片刻后道。

眾人皆驚,那位神武中年人失色,不由道:“公主,不能放他走,此人乃大夏皇族的嫡血后裔,還能御動大夏龍雀,決不能留!”

其余人亦勸阻,顯然是存著斬草除根的心思,不同意放走夏芒。

關鍵是大夏龍雀太恐怖了,一刀斬昆侖,竟能喚出龍雀殘靈,那鋪天蓋地的黑翼一旦展開,連日月星辰都能遮蔽,那一幕太恐怖了,驚悚人心。

此前,不知又多少人死在了大夏龍雀之下。

而夏芒身為大夏皇族的嫡血后裔,是能御動大夏龍雀,喚醒龍雀殘靈的,也正因此,這些人才不愿放走夏芒。

放虎歸山,終遭虎噬,殷皇朝就是前車之鑒,今日若放了夏芒,豈不是一個天大的隱患?!

神武中年人盯著夏芒,殺機畢露,他總覺得夏芒不簡單,藏有大才,否則上一任夏皇豈會獨獨選他繼位?

這樣的人物,今日若放他走,待他日后修為大成,臻至巔峰境界,再殺回來,又有幾人能制?

殷羨仙看向神武中年人,蛾眉蹙起。

神武中年人一驚,連忙退后,不敢再說什么了,他清楚,一旦殷羨仙做出決定,就沒人能改變。

“放下大夏龍雀,你可自行離去。”殷羨仙望著夏芒,再次開口,她的嗓音空靈澄澈如天籟,又清清冷冷寒人心。

夏芒無視皇庭所有人,與殷羨仙對視許久,他突然笑了,“江山再好,又怎敵得過美人一笑?羨仙,你若早告訴我,你想要這大夏皇權,我送你又何妨?”

眾人驚愕,眼神很古怪,這夏芒什么意思,愛美人不愛江山么,還是說他心知自己走到了絕路,在自我解嘲?

神武中年人眉頭大皺,他真的有點看不懂夏芒了,這個年輕人當真豁達至斯,連泱泱皇權都不放在眼里么?

“放下吧。”殷羨仙凝視夏芒,輕聲道。

“談何容易?”

夏芒掃視四方,打量這皚皚昆侖,道:“如今天下生靈涂炭,大夏覆滅,我成了亡國之君,必將釘在大夏的恥辱柱上,遺臭萬年,受千萬人唾罵。”

亡國之君,本就是千古罵名,活著的亡國之君,要將這奇恥大辱日夜鏤刻于心間,不敢忘,不能忘,那種滋味旁人卻是無法體會一分。

“可大夏淪喪與我何干?”

夏芒臉色突然變得冷漠起來,語氣陡轉,“我本是一個被放逐在外的棄子,十年不歸家無人問,卻在大廈將傾之際被強行召回繼位,如今這大夏亡就亡了,我終歸是盡力了……”

他嗓音越來越低沉,“我盡力了。”

眾人望著那風雪中孤立的身影,盡皆無聲。

夏芒看向殷羨仙,神情黯然,而后豁然大笑道:“羨仙,你要這人間皇權,我就送你,為了你,我就做這注定恥辱的亡國之君!”

他眼神莫測,似乎藏著千般心緒、萬種情懷。

殷羨仙凝視著那持刀而立的落魄男子,蛾眉微蹙,她很了解夏芒,可如今她卻是看不透了,他是真的放下了,還是在迂回?

“鏗!”

夏芒擲刀,大夏龍雀入地近尺深,幾乎被深雪掩埋,他轉過身,望著空蕩蕩的大夏皇庭,眼神陡然變得深沉如海,他開口,聲音極低,喃喃道:“夏芒無能,但我終究還活著!”

活下去,就有希望。

“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他說道,這次嗓音傳遍了昆侖和皇庭,“可惜我不是那曠古絕今的青帝,我只是羸弱無能的夏皇。”

他落拓轉身。

名刀傾城,大夏龍雀,如今卻被棄在了身后,一人一刀,漸行漸遠,莫名悲涼。

他走到殷羨仙身前,望著這清麗絕俗的女子,眼神變得溫醇而醉人,此刻他仿若世間最癡情的男子,為了心愛女子,能放棄一切,甚至不惜拋卻如畫江山。

此刻的他哪里還有轉身之前,面向大夏皇庭時的孤冷和深沉?

“我走了。”

他與殷羨仙擦肩而過,笑容漸褪,如繁華落盡。

殷羨仙轉身,望著踩著松軟積雪前行的夏芒,眼神有些恍惚,不由道:“你去哪里?”

“小南國。”夏芒止住身形,他回頭看向殷羨仙,輕聲道:“你教我《種情訣》,不就是為了這一天么?”

“你知道?”殷羨仙俏臉微變。

“踏遍青山人未老,一點朱唇醉笑顏。”夏芒笑了笑,道:“相思刻骨,光陰種情,我自困于小南國,永不再入世,你應該放心了。”

他繼續前行,就要沿著石階下昆侖。

“不許再去小南國。”殷羨仙清冷的嗓音傳來,讓夏芒的身形微滯,道:“那我該去哪里,落魄天涯么?”

亡國之君,若淪落天涯,他又如何能活下去?

要知道,這天下間強者太多了,而他雖修為尚可,但終究未入“九變”,人體九大桎梏連一道都未能掙開,跟那些超凡入圣、直上“扶搖”的大能,問鼎圣賢的超卓存在相比,還是太弱了。

人間雖“永寂”,但這終究是武道的天下,沒有絕強的修為傍身,又失去了大夏龍雀,他憑什么活命?

亡國之君,是大夏之恥,對復辟的殷皇朝來說,更是一根扎心的“刺”,不想他活下去的人太多了,他提出自困于小南國,未嘗不是出于安全考慮。

“去般若寺吧。”

殷羨仙嗓音清澈而平靜,“我在般若寺為你修建了一座天子闕,日后你就待在那里,沒有我的允許,不得離開。”

她微微停頓了下,又道:“六輪佛在昆侖山下等你。”

般若寺,天子闕,六輪佛。

夏芒身形微顫,他闔眸,待睜開時,已是清明一片,緩緩吐出一個字:“好。”

他踩著石階,徑自向山下走去。

石階路梯山而下,落滿了飛雪,一片白茫茫,夏芒拾階而行,他看不到前路,不知終點有多遠,但心中有方向。

這條石階路被稱作“昆侖道”。

傳聞說,“昆侖道”共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石階,從昆侖山下能直通大夏皇庭,十萬石階獨缺一,共“五九”之數,意為“九五之尊”,象征著至高的皇權。

大夏皇庭染血,夏芒面無表情,他背負蒼天,踩著積雪石階,步步前行。

昆侖之巔,眾人望著夏芒孤獨而行的背影,盡皆沉默不語。

落魄的皇者,亡國的君王,孤獨的行者……

人比衣白、白裙勝雪的殷羨仙,立在“昆侖道”的盡頭,俯望著那個在風雪中漸漸走遠的男子,她那顆早已冰封的心卻突然有些酸澀抽痛,莫名哀傷。

嘆世間,浮生亂

雪湮人間

云端深處,昆侖巔

皇庭依舊在

一個人的江山,

千古為敵,誰來挽?

相思相負難想忘

這一生,你會為誰拔劍?

染血的昆侖,訴盡悲涼

……

今日,雪洗了天下,卻不洗昆侖。

……

求下收藏和推薦票,請支持。

小說《弒天戰紀》 第一章 亡國之君 試讀結束。

    1. 架空歷史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好看的架空歷史小說,架空歷史小說完本排名。架空歷史小說,也就是歷史類的架空小說。架空歷史小說可以描寫虛擬人物存在于真實歷史之中的半架空,也可以是由完全虛構的歷史人物、歷史時代構成的完全架空。架空歷史小說屬于架空小說中的一種,分為半架空歷史小說和架空歷史小說。

    1. 貴族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好看的貴族小說,貴族小說排行榜,致力打造用戶體驗一流的小說平臺,可以在線閱讀,微信閱讀,歡迎關注。

    1. 倫理禁忌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最新倫理禁忌小說,以及倫理禁忌小說排行榜,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倫理禁忌小說。

    1. a小說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最新a小說以及a小說排行榜,并且提供在線閱讀、微信閱讀、下載閱讀。作為國內知名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a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